工作中发现的交流问题(X-Y Problem)

我很早就读过酷壳的这篇文章X-Y Problem,在工作中同事时常犯这种问题-_-!!!。

虽然我自己也不擅长沟通,但我在沟通时还是有意识的说的全面点,如果还不行的话就画图呗,一图胜千言啊。有时候说清楚一件事情是很难的。

按酷壳博主的意思X-Y问题如下:

1) 有人想解决问题X

2) 他觉得Y可能是解决X问题的方法

3)但是他不知道Y应该怎么做

4)于是他去问别人Y应该怎么做?

我遇到的X-Y Problem都是同事试图向我沟通不是他们专业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人很容易的按自己的理解提出问题,但其实如果没有扎实的基础知识和经验,问题的假设前提往往是错的,更何况问题本来就很复杂,可能更本就没了解清楚问题。

说了这么多,举个典型例子吧:

某天同事A打电话来问我一个工作问题:

同事A:xxx设备如果能xxx相比xxx能不能提高速度?

…然后是一大堆解释和讨论…

然后我精疲力竭的弱弱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想这么搞,现在xxx设备速度还可以嘛,没必要搞啊?

然后同事A惊讶的喊:xxx设备不是很慢很慢吗,xxx指标都xxx了。

然后我-_-!!!说:xxx设备本来就没这个问题啊,你瞎想了…

然后就没然后了-_-!!!

如果事前能先说明一下原因,也不至于费这么多口舌和我的脑细胞啊,不说了,总之在说明问题前先说清楚自己的思路,你为什么这么想的理由,这样人家才能帮你吧。

春节过年中

越来越就得过年好无聊,各种烦恼不开心:(

Eric Carmen 的 All by Myself

When I was young
I never needed anyone
And makin' love was just for fun
Those days are gone

Livin' alone
I think of all the friends I've known
But when I dial the telephone
Nobody's home

All by myself
Don't wanna be, all by myself anymore
All by myself
Don't wanna live, all by myself anymore

Hard to be sure
Some times I feel so insecure
And love so distant and obscure
Remains the cure

Google Reader被关闭了

今天早上在同事车上用手机看Hacker News,头条竟然是”Google Reader shutting down”,在公司电脑上登录立马证实了消息。对我这样习惯上网等于上Google Reader的人,这个让人接受不了了-_-!!!。

回顾用Google Reader也两三年了,博客订阅数也达到了160了,其中的酸甜苦辣自有一番滋味在其中。可以说是Google Reader扩展了我的视野,让我在现在微博横行的世界中看到了博客的可贵之处,感谢各位辛苦写博客的博主。话说还有几个月,希望能找到替代品,以此纪念伴我左右的Google Reader君, R.I.P。

科学

这是前天CCTV里报道世界末日破灭的专题节目,主持人的一句口号令我印象深刻–“相信科学”。是的,从小被灌输的真理就是这个相信科学,科学的反意词是迷信或者是宗教吧。可惜的是现在的中国人基本没有信仰(这是可怕之处),非得找出一个的话,除了信仰物质(钱)外就是这个科学了。但是科学能给人以真正的快乐吗,我看未必如此。

小时候当然都信科学了,那是人人的梦想似乎都是科学家吧:)。一次家里请来了个道士之类的,我很是反感,以至于奚落我的父母。我父母当然是传统的中国人,吃苦耐力,家庭为重,那是一个头上三尺有神灵是世界,但是他们过的心安理得,哪里像现在的年轻人,惴惴不安,迷失在社会之中。在那本《中国近代史》里说过,古代中国是氏族社会,国家的基本单位是氏族。族中有长老做领袖,有相应的族规,如果有人犯法或犯族规,要有本族先处理,官府不能干涉。在这种群体环境庇护下,加上宗教的安抚,使人们度过了多少个艰难困苦岁月。但是近代以来氏族社会的瓦解为家庭社会,再瓦解到现在年轻一代的个人社会(一人吃饱,全家不饿-_-!!!)。扯远了,总之用电影《Life of Pi》(国内翻译成少年派xxx让人费解)里Pi母亲的一句话–“科学就算能解释一切,单不能解释你的内心“以此反驳Pi父亲的唯科学论。

现在说宗教,宗教其实也像科学用来解释一切,在宗教这个大框架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所有的现象都有确切的解释,有自己的一套理论(甭管对不对),所以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平静的,遇到突发的灾难,都能够请神灵保佑度过难关。但科学能保佑我们不受心灵的伤害吗?这很难说,况且科学也有解释不了的事情(宇宙、时间、未来),科学可能带给人焦虑。

我不是说科学不好,只是觉得每件事都有它的代价,科学也不例外。在国内相信科学的代价就是剥夺你选择信仰的权利。

可悲的是,当前我们都失去了自身信仰(我也是),不知道如果再来个灾难之类的,我们有几个能像少年派,这是我比较担心的。所以说先进不一定都好,每个人都要付出代价。

西湖暴走

前天有事去市区,办完事出来吃了顿午餐(好像叫邻什么里,吃了芹菜炒肉丝什么的,奇怪的是吃出老妈烧的家常菜味道:)),下午闲着没事而且离西湖很近,就顺便冒着寒冷逛逛西湖。

由于不是周末,游人很冷清。望着西湖,我萌生了绕湖走一圈的冲动,跟电影中阿甘的情景一样。西湖对于我来说即熟悉又陌生,我希望找到我那个熟悉的西湖。我沿着湖边小路,穿梭在熟悉的湖面和陌生的人群之间。我发现湖面和人群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我想起了唯一记得的顾城的《远和近》),我不喜欢拍人的风景照(一般旅游除了拍照还剩下什么呢?),因为对我来说人工是自然反面,而恰恰这么美丽的自然偏偏横插个人,拍出来的照片可想而知多么别扭。是的我认为有人的风景照是对风景的玷污,所以外出旅游我从不带相机,只要带上眼睛和一颗敬畏的心就够了,也许一篇游记也不错。抱歉又在扯淡了,当我穿过一群唱歌的大妈和仿古建筑后,我意识到西湖已经面目全非,是的除了湖水是真的外,其他都无一是近几年仿照的产物。至于原因全都毁与560年代,这个都知道,我也不说了。我无奈的叹息,除了叹息还能说什么呢,现在的西湖与任何一个游乐场有什么不同呢。所以唯一值得看的就是那变换莫测的湖水了。

走了一半,回头望湖水,远处的城市高楼隐藏在厚厚的PM2.5中,我幻想古时的风景和古人的生活。走着走着,我突然意识到西湖这个词包含的信息。古时的西湖在城市的西边,所以古时的市区应该在延安路这边,那时的城北应该是一片田园风光吧。反正一边走,这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喷涌而出,怪不得作家需要时不时的出去采风。

走到后来就没什么好说了,纯粹为了走而走,幸亏平时也常常跑步锻炼,倒感觉不到累。最后从苏堤沿白堤回到出发点,估计也就10来公里吧。回到住处,朋友问我在干什么,我脱口而出暴走西湖。是的,有时候人一时不去做,一辈子也不会去做。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BTW:上图的亭子已经倒塌了,逝去了的东西是不可能复原的。

换博客

博客建立一年了,一开始采用的是Python博客系统kukkaisvoima,好处是可以控制全局,喜欢怎么改就怎么改,不过改来改去仍显单调不好用,今天心血来潮试试传说中的Wordpress,只按了个markdown插件,以后的东西慢慢来吧。

下面是我那Python博客的第一篇博文,算缅怀过去,展望未来吧:)。

写与2011年10月20:

终于有了独立博客,先吐槽一下。网上用Python写的博客系统也太少了吧,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kukkaisvoima

今后多写写技术文章,提高一下写作能力,偶尔还可以玩玩服务器,很不错:)。

BTW:在这里缅怀一下刚去世的大师DMR, R.I.P。

近况

很久没跟新博客了,这次是因为上次写的RSS引擎,我发布在豆瓣上测试,今天打开RSS引擎时发现不能创建,提示数据库文件损坏。我想了一下就是用的数据库是Python直接操作shelve,存储在一个文本文件上,没有做多进程访问保护,文件损坏也在情理之中,下次有空一起补上。

还有是最近对3D建模感兴趣,学习了Blender软件建模,下了一个Wiki book看看,感谢还不错。学习过程还是很难的,毕竟也是一门手艺活,感觉能在虚拟世界中用普通不起眼的点线面搭建实际的模型,很好很强大:)。顺便晒一下自己的习作。

含泪活着

《含泪活着》是我最近看到的最好的片子,至今人令我震撼不已。这部本来是华人导演张丽玲一系列记录在日中国人的生活纪录片的最后一部,历时10年呕心之作,记录了一位父亲滞留日本15年,为了实现供女儿考上国外名牌大学的目标,历尽艰辛,亲人生死离别,各种酸甜苦辣令人唏嘘不已。


含泪活着

很多人质疑是否值得这样做,毕竟失去的青春、亲情都是无法用金钱弥补的,这个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坚信的原则,比如片中父亲坚信作为父亲又作为男人的责任,比如我所坚信人的自由,这些可能不为其他人所看重,但是正是这些使我们坚持下来。

看片的过程中,我老是把片中的父亲与我自己的父亲混在一起,他们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每当片中父亲咬着下巴坚持,我也看到了我的父亲皱眉深思的样子,他们这一代永远生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但他们默默坚持了下来,我不曾听的父亲一声抱怨。我有时候觉得活在父亲的阴影里,但我有何尝真正了解过父亲的过去。

向我们的父辈致敬,我们恰恰缺少了他们的坚韧不拔、永不放弃的责任和精神。


寂静的田野

湖上的芦苇已经枯萎,也没有鸟儿歌唱。

–济慈

我对人类感到悲观,因为它对于自己的利益太过精明。我们对待自然的办法是打击并使之屈服。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的多疑和专横,如果我们能调整好与这颗行星的关系,并深怀感激之心对待它,我们本可有更好的存活机会。

–E.B.怀特

我每次回故乡都会去看看熟悉的田野,但是每次大抵失望大于希望。满目的田野还是以前的田野,除了偶尔附近的鸡叫声,空气中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于是我想到了那本著名的《寂静的春天》大概写的就是眼前。记得以前跟身边人说起过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干净,我认为是泥土,因为对我来说最自然的最干净,跟何况泥土对我来说很亲切,但是现在的泥土却让我陌生。

播种和收割大都实现了自动化,田野到处是杂乱的稻草,以前用手收割后堆砌整齐的稻草堆消失了。田梗上是机器轮胎留下的深深痕迹和到处乱扔的装禾苗的塑料袋,以前歪歪斜斜的脚印消失了。现在土地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沦为一种工具,失去了老一辈人对土地的感情。

一路上随处可见的农药袋子,以前常听父母说他们那会儿直接从稻田旁的水渠中就能捞到鱼,现在想来那一定十分美好。在《寂静的春天》中卡森写道她那个时代观察到的农药惊人的危害,但最可怕的是不加保护的滥用,我随便找了张农药背面后的文字,不知道有多少人认真看过。